返回顶部
华夏天空首页 > BL小说 > 遗孤之洛神赋
写作状态 《遗孤之洛神赋》|作者:关初子丑
手机阅读本书

扫描二维码用手机阅读

更新于:2018-04-13 16:03:04| 字数:332356|阅读:5518|推荐:128 | 金票数:0
遗孤之洛神赋
恨人神之道殊兮,怨盛年之莫当。   无微情以效爱兮,献江南之明珰。——《洛神赋》    本是世家纨绔,只因为惊叹拜伏于你的惊才绝艳,从此身陷一场惊心动魄的血雨腥风,被迫一路踏着血与泪、冰与火,披荆斩棘,只为即使乱世纷争,依然能与你紧握双手。 天下大乱,诸侯纷争。    一场战争与阴谋的较量,一次家国与爱恋的抉择。    从天家王裔、文臣武将,到贩夫走卒、行伍伶优,乱世之中,无人幸免。 不同的人作做出了不同的选择。    然而,谁又能成为真正的赢家呢……    主cp:李衍庚*崇凰    邪魅情深武力值爆表前朝皇子攻*美貌坚韧足智多谋当朝皇子受 今年,和庚哥一起,看山看水看风月,赏花赏月赏崇凰
  • 本周点击:5518
  • 本月点击:5518
  • 本周推荐:111
  • 本月推荐:111
  • 签约状态:已签约
  • 授权状态:A级签约
  • 写作状态:连载
本文不是清水不是清水不是清水 本文不金手指(至少某初认为是这样) 总体比较写实,营造真实的历史之感(emmm) 小说群223785021喜欢的小天使们可以加群,删减部分啥的你懂 本文的V章已经解除,大家的评论是我更文的动力
顺序 章节标题 字数 更新时间
更新时间:2018-04-13 16:03:04
牧原自记事起,牧衔陪伴身边的时刻总是有限,因此每一次与牧衔相见总是记忆分明的,记忆里的父王高大、威严,偶尔的慈爱均是天恩,但没有一次让小小的牧原像今日这样深刻,这样记忆犹新。



    内殿里好生寂静,宽阔的龙床上,牧衔像是一只破败灰暗的玩偶,被世道、被时间、被世人抛弃,他像是被吸干了生命力,跌落在这个雕金镶玉的富贵乡里,与周围的一切时那样的格格不入。



    年少的牧原那时起,在他的心底便有一个未曾说出口的疑问,是什么样的东西可以让自己高大威猛、手握半壁江山的父王变得如此脆弱、不堪一击?



    那时的他,还想不明白,那时的他也不曾想到,他将用一生来重走自己父亲走过的道路,而这个谜底揭开之日,将是他命丧黄泉之时。



    他看着牧原慢慢的由笙和牵着走近,从龙榻上伸出一只苍老干枯的手。



    这只手曾经手握长戟、饮血疆场,这只手曾经折戟沉沙、翻云覆雨,这只手也曾经温柔的抚过他的头顶。



    “原儿…”牧衔嘴唇干裂、声音喑哑,眼睛黯淡无光,行将就木的枯槁将这具虽则包裹在无尽繁荣之中,却也丝毫堵不住生命的流逝匆匆。



    牧原一愣,感到后背一只温柔却坚定的手从后面推了他一下,他恍惚着上前,愣愣的把自己稚嫩的手拉住牧衔的手。



    “原儿…”牧衔气若游丝,一句话未出口又咳嗽了几声,从嘴角渗出殷殷的血迹,笙和赶忙上前,亲自手持百帕将血迹擦拭掉,牧衔似乎并不在意,缓了缓又道,“父王恐不能…久待了…你三个哥哥皆不成器…西琰——”

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皆屏住呼吸。



    笙和情不自禁拧紧了手中沾了血迹的手帕。



    牧原感到父王无力的手忽然握紧了自己的手,生疼。



    牧衔用尽全身气力从床上微微抬起上半身,像拼命抓住最好一根生命的稻草一般看着自己这最为年幼的儿子:“西琰,还是…交给你…咳咳咳…”



    一旁的姜以诚敛目跪坐,一句话像是一片从树梢上落尽的最后一片叶子,最终在这样一个不期而遇的时刻,尘埃落定。



    之前多少争斗,多少盘算,几人欢喜,几人忧愁,不曾想,竟然是以这样一种谁也不曾料到的方式,落下帷幕。



    “笙儿…”牧衔闭着眼又叫。



    笙和自床边下来,与牧原并跪在床前,残妆犹在,却凄凉的华美尽落,开口声音微颤:“…陛下?”



    “笙儿啊…”牧衔的话尾音飘忽,更像是一句久久郁结于心、今生终究不能释怀的感叹,“朕的梓童——原儿还小,你要帮着幼帝、帮着西琰…还有你…姜…以诚——”



    姜以诚赶忙膝行几步道:“臣在。”



    牧衔躺在床上疲惫的换气:“你知道的…”



    “臣定当不负皇恩,辅佐新君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!”再起身时,姜以诚的眼里似有泪水。



    “好…”牧衔微微点点头,“好啊…”



    笙和跪在昔日睥睨天下、雄踞一方、自立为王的西琰王的病榻之前,万千思绪涌将上来。



    一代枭雄终于英雄末路了,她如愿以偿的将这个十岁懵懂顽童扶上王座,只为了自己可以在其后操纵大局,自此以后,西琰——尽入自己手中。



    从此以后,她不再作为女子任人欺凌,她将是一个国家的掌控者。



    可是事到如此,却为何自内心深处涌将上来一股止也止不住的悲凉?



    “笙儿…”牧衔睁开眼,看向她。



    “陛下?”



    “朕这一辈子是悔…到死也不明白…到底这一切是…为了什么…”牧衔深吸一口气,“只是愧对你,不能再…再跟你一道游一遍中原的山河了…”



    笙和一双凤目,两行清泪,伴着牧衔溘然长逝,流淌下来。



    是了,是了…床上躺着的、即将燃尽生命之火的男人,是自己的丈夫。



    原来,自己的内心深处也是渴求着一段温存情深的。



    错就错在,自己,从来不曾对他交付真心,从来只是觊觎着他的权力罢了。



    他老去了,自己还年轻,这样一个临死都不明白一生所求为何、晚年凄凉下场因由、更无力改变的男人,终究是怯懦的。

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,注定保护不了自己,注定只能被自己取而代之。



    第八十二章



    牧衔,一代枭雄,西琰开国帝王,于元日溘然长逝,永远的留在了历史之中,他死在兄弟父子相残的悲剧里,死在对于人生为何的不甘和质问中。



    上下求索的征程中,又一人,以一生血泪,祭苍天,祭鬼神,祭天道悠悠。



    “陛下——!”姜以诚深深拜倒在地,涕泗横流。



    内殿中一干人等陆续下跪,满室之中尽是哭嚎。



    笙和伸手从自己的面颊上拭过,触手一片温热,原来自己脸上的竟是酸涩的泪水。



    她忽地从地上站起身,恢复了镇定,声音不大却传遍内殿每一个角落,带着仿若与生俱来的威严:“都给孤住口——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。”



    跪地痛苦的一应宫女宦官皆止住了哭声,一个王倒下了,自有另一个站起来,他们这些草芥蝼蚁,也实在没有痛哭的缘由。



    姜以诚虽则悲恸,却也在这时恢复镇定,他明白笙和意下所指——牧衔死的太过突然,这样撒手人寰,将王位传给无权无势的孩童,只有口谕,没有留下圣旨,外间那些意图谋反的人绝对不会认的。



    这真真是一个烂摊子,而笙和知道,这将是她的政治生涯中与天下男人对抗必须要迈过去的第一道坎。



    好比道家渡劫一般,渡过去,飞升上天,过不去,粉身碎骨。



    除此之外,没有第三条路可走。



    这时突然听到大殿外叫嚷喧闹,其中还夹杂着抽刀拔剑兵戎相对之声,杂乱的、有序的脚步声围绕着整座宫殿,越发明晰起来。



    “——大胆!竟敢擅闯陛下寝宫!”



    “父皇病重,我身为皇子理应进内探视,谁给尔等的胆子,竟敢拦我?!还不速速退下!”二公子呵斥喧哗的声音传了进来。



    “我等是奉了皇后娘娘之命,所有人等无论是谁一概不许入内!”

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她是何居心?!父皇必定不会不见我,定是这女人从中作梗!尔等宵小之辈快步速速让开?!”



    牧潭带着兵甲与宫殿外的守卫剑拔弩张,就要擅闯之际,守卫身后的宫门豁然洞开——众人争执胶着之际忽地均是一惊,只见笙和独自一人立在门扉之处,身后百盏烛火将她单薄的身形勾勒出一层金边。



    她逆光而立,眼前是数百名剑拔弩张的兵佣,道道长戟红缨对着彻夜长空。



    皇后在此,兵戈不释,看来这西琰宫的天使要变了。



    她目不斜视,孤身于万军从中的镇定让她的气势丝毫不输于拥兵自重的牧潭,眼睛直直看向与她仅有几步台阶相隔的牧潭。

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她郑重的撩起衣角,抬脚迈过门槛,旁若无人的向前行了三步,不知怎的,牧潭手下持剑在前的士兵理亏胆怯了似的,竟跟着慢慢向后退却几步。



    笙和微微仰起头,对着跪着的百官、对着拔剑的兵甲,亦是对着如漆的长夜扬声道:“陛下归天了!”



    百官听到此言,纷纷撩袍跪于地,恸哭声此起彼伏。



    牧潭手下几百兵甲却纹丝不动,只待牧潭一人之命。



    牧潭立于夜色之中,狠戾的盯着笙和,几乎是一字一字道:“父皇归天,我来拜见,却被你拒于门外令我父子天人永隔而不得相见,到底是何居心?”



    “哦?”笙和嘴角牵出一个极轻蔑的笑,目光环视四周牧潭带来的兵甲,意有所指道,“原来二公子就是这么拜见陛下的?”

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为了防你居心叵测?!”牧潭怒道。



    “孤告诉你,”笙和向前一步,与牧潭面对面,用只有两人才能听清的声音道,“见不到陛下,你该庆幸,凭你今晚所作所为,陛下纵然见你也定然下令将你投入大狱。”



    牧潭如同一匹狂怒的狼,裹挟着压抑已久的怨恨,就要爆发,然而笙和已经退后几步,扬声对着众人道:“陛下临终口谕,将王位传给四公子牧原!”

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,原本趴在地上哭天抢地悼念先王的众臣立马停止哭嚎,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。



    “你这是假传圣旨!”牧潭最先大声喝道,“父王殡天却只有你一人在场,你的话不可信!”



    “老夫也在场。”一道沉静的声音响起,姜以诚缓缓从大殿中走出来,“老夫可以作证,陛下突然殡天,临终前将王位传给四公子牧原,因为事发突然,所以没有谕旨,只有口谕,但老夫亲眼所见、亲耳所闻,断不会有假。”



    姜以诚乃是牧衔的肱股之臣,是朝廷的栋梁,他的话掷地有声,让人信服。



    “父王东出大业未成,父王怎会把王位传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孩童?!姜以诚——你竟然跟笙和相互勾结、狼狈为奸,左右我西琰国本大业,该当何罪?!”牧潭厉声道。
读者评论共有13条 [全部评论]
2
关初子丑发表了评论 置顶
11  小说群223785021喜欢的小天使们可以加群哦
评论于:2018-02-20 11:02:40
2
楚风轩雪发表了评论
11  m喵喵喵
评论于:2018-04-28 12:07:32
3
火之刑发表了评论
11  火之刑携《薄情君郎》前来拜访,推荐票已投,望回访指点一二!
评论于:2018-03-04 06:52:37
3
不二不倾城发表了评论
11  小漠携《蓦然花开》前来拜访,大大加油(ง •̀_•́)ง望回访~
评论于:2018-03-03 11:00:34
6
纱夜发表了评论
11  一推送上~
评论于:2018-02-26 08:59:49
6
纱夜发表了评论
11  一推送上。
评论于:2018-02-23 10:02:36
0
浅雪发表了评论
11  这本书是今天刚刚看到的。是我比较喜欢的类型。是耽美文,因为我也是个腐女,所以我就抱着看看的心态来了。但是我一看开头就知道这是以古代复仇之类的类型而写的耽美小说。不知道我讲的对不对?只是大概讲的是前朝和今朝的纠缠吧。两个都是皇子,嗯,大概会成为对面仇敌。两个在一起的路程也应该是很艰难的。认为感觉会很虐。因为古代人通常都很讨厌龙阳之僻什么的。这种违背常人的事情通常都很让人很难接受。更别说是被封建传统所统治的古代人了。他们不仅要受到世人的反对,身上还要背负的使命,让他们很难在一起。这是我第一次写长评,写得并不是很好,希望作者大大能喜欢。
评论于:2018-02-20 14:22:12
2
关初子丑发表了评论
11  谢谢评论~阿丑爱你!庚哥也爱你哦~准确的说这书主要不是复仇,而是着眼于更广阔的家国天下,对爱的探索吧,阿丑对天发誓这是一篇宠文,庚哥这么牛逼怼天怼地,就算别人想虐他们庚哥也绝逼会怼回去的,崇凰也不是纠结的人,美丽的外表,强悍的灵魂。。嗯马上他们会花式谈恋爱然后携手打天下的,他们的爱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,啥也挡不住
评论于:2018-02-20 06:08:21
验证码: 验证码 换一张
作品分类:BL小说
作品风格:正剧
时代背景:架空历史
男主类型:聪明睿智型
女主类型:成熟型
分享到:
分享可免费得金币 copyThis

打赏:188 ,打赏排名: 5178 帮助

排名 昵称 等级
关初子丑 菠菜粉丝
浅雪 清汤粉丝
霖翊千千 清汤粉丝
楚风轩雪 凉拌粉丝
乐音 凉拌粉丝
纱夜 凉拌粉丝
木易生 凉拌粉丝
栗子酱 凉拌粉丝
×

《遗孤之洛神赋》读者互动

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,我决定 打赏作品:《遗孤之洛神赋》

  • 188 华夏币
  • 288 华夏币
  • 588 华夏币
  • 888 华夏币
  • 1,888 华夏币
  • 5,000 华夏币
  • 10,000 华夏币

您可输入6-400字寄语给作者,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
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,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。我要充值
打赏成功后,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
×

《遗孤之洛神赋》读者互动

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,我决定投推荐票

  • 1张推荐票
  • 2张推荐票
  • 3张推荐票

您可输入6-400字寄语给作者,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...
您当前的剩余推荐票 0 张,如何获得推荐票?
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推荐票,还可以投 3
×

《遗孤之洛神赋》读者互动

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,我决定投金票

  • 1张金票
  • 2张金票
  • 3张金票
  • 4张金票
  • 5张金票
  • 所有金票

您可输入6-400字寄语给作者,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...
您当前的剩余金票 0 张,如何获得金票?